相关文章

成都挖出明蜀王府河道 出土青花瓷用中东进口原料

来源网址:

  五爪龙纹瓷器艳丽如新100多米长红砂石砌出护堤

  继成体中心考古发掘出古代园林摩诃池遗址后,近日又有重大考古发现—经过长达半月的补充发掘,昔日蜀王府内一条100多米长的人工河道重见天日。这条东西向长70米、南北向长45米的河道由工整的红砂石砌成,两侧筑有疑似观景用的工整平台。河道淤泥之中,还出土不少生活器物,不乏五爪龙纹、凤纹的青花瓷碗碟以及官窑景德镇的瓷器。其中一件青花瓷,还采用了中东地区进口的苏麻离青料,色彩格外艳丽。昔日蜀王府的恢宏气势和奢侈的吃穿用度,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记者 吴晓铃 文/图

  河道管窥蜀王府壮观

  7月8日的成体中心考古现场,工人仍在为扩大考古发掘面积清理浮土。去年10月以来,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经过长达半年的考古,在这里发现了摩诃池遗址一角。由于这一带在明朝属于蜀王府,为了一探“老皇城”究竟,工作人员继续补充发掘,果然明代蕃王府中最壮丽的蜀王府露出了冰山一角。

  记者在现场看到,新扩出的1500平方米考古区域赫然可见一片朱红色的“石墙”,难道这就是蜀王府的城墙基座?

  负责考古发掘的现场领队易立介绍,这只是蜀王府内河道的护堤而已。不过,王府内即使河道也工程浩大:河道大约3米宽,两侧用红砂石工整砌出了1米多高的护堤。河岸两侧,用条石向河内砌出20至60平方米的矩形平台。易立介绍,这条河道,极可能是王府内城的护城河,平台则可能是用作观景或清淤的平台。而平台不远处,一条两米多宽的踏道也斜斜伸向河岸。易立说,这条人工河,可能是王府内的护城河,也可能向外连接摩诃池。因为史料记载,蜀王府修建时,曾经填平了大半个摩诃池。不管何种功用,从河道的工程之大,就可想见当年蜀王府处处殿阁楼台、金碧辉煌的壮观规模。

  五爪龙纹瓷器精美

  这次补充发掘,另一个重大价值便是在河道内清理出大量精美的蜀王府生活器物。既有烧制了朵朵祥云的瓦当(注:装饰美化和蔽护建筑物檐头的建筑附件),也有碗碟杯盏等生活器皿。虽只是残片,但在明代的规格很高。

  记者看到,两个白釉黑彩的瓷碗,碗底分别烧制了富贵的牡丹和和栩栩如生的盘龙祥云。值得一提的是,不管是这个釉下彩的碗,还是另一个蓝釉龙纹碗,在祥云上飞腾的盘龙都可清晰看出五爪。而几个景德镇官窑出土的青花瓷碗碟上,则有凤纹和精美的缠枝莲花纹,其中一碗底部外侧还烧制了工整的“大明宣德年间”字样。

  一个蜀王府的王爷,为何府内出现只有帝王才能使用的五爪龙纹器物?巴蜀文化学者袁庭栋介绍,“明黄颜色”及“五爪龙纹”成为皇帝专用,是清朝开国皇帝皇太极在《大清会典》中首次规定。此前,皇室用品并未严格据此区别。而蜀王朱椿由朱元璋册封,当年,朱元璋专门派人赴蓉主持修建了宏伟华丽的蜀王府,并有大量赏赐,因此在王府瓷器中出现景德镇官窑以及五爪龙纹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有意思的是,这些出土瓷器里,其中一件青花瓷色彩远比景德镇官窑青花艳丽。易立说,这件青花的原料属于从中东进口的苏麻离青,它最大的特点便是在适当火候烧造下可以呈现蓝宝石般鲜艳的色泽。

  据介绍,此次补充发掘,将为成体中心考古项目补充更详实的考古资料。届时,各方专家将据此评估这块考古遗址是否具有保留价值,并判断原计划修建的综合停车场是否有必要更改方案。